联坛“南郭”蒋某阁

时间:2016-08-27 来源:未知 编辑:管理员 阅读:
联坛 “南郭”蒋某阁
陈 平
记得儿时读小学时,课本有一则童话“南郭先生” 滥竽充数的故事。相信大多国人皆心明熟耳, 姑录如下:
战国时,齐王喜听吹竽合奏。有一“南郭”先生者,好吃懒做也,根本不善吹竽,但为了喝酒吃饭,混进齐王的300余人乐队,合奏时摇头晃脑,装作吹竽高手,蒙混了酒饭。老国王驾崩,齐宣王继位,可宣王却不喜听合奏,专听独奏。要点名独奏,南郭先生自知混不下去了,连夜逃出王宫……。
最近,从网上看到《梅州日报》2016年5月2日第七版《文化公园》栏目,看到梅州的蒋某阁先生的《读客天下牡丹亭联有感》的评论文章。因为这联为我所撰,看了他为我修改的“大作”,一边愤怒而又一边偷笑。怒的是因蒋某阁到处妄评修攺别人着名联作,据说常以中国楹联学会会员、广东楹联学会理事、梅州市楹联学会会员头衔自居,去骗取一些报刊为他发表他臭烂文章,一些报刊为了给这些学会面子,勉强为他发了一些“豆腐块”,不但他被人骂得狗血淋头,为他发文的报刊、编辑因不太懂楹联,也受 “株连”。连我这梅州市楹联学会会长,都遭许多联坛道友责怨,只得向人致歉(今年,仅知被他“疯咬”过的就有两位着名联家王淑鸿、蒋永东先生的楹联名作,这里暂不提了。假如他真评得有理,属学术争论,我愿为他鸣不平,但他评论纯属胡说八道)。
道友们称其为联坛“败类”!许多道友还特 “讽祝”我养有此“狂犬”(何谓“狂犬”, 因 “狂犬” 失去灵性,不但乱咬人畜,也咬主人,故谓“狂犬”也)!今天看了他的“大作”,可说他楹联水平,除了知道上、下联必须数字相等之外,其它一概“烂屎不通”!故想起“南郭先生”这一美名,馈赠予蒋大师,不亦宜乎!
看官,试析“大师”为拙作改的“大作”,大家评评,“南郭”先生之大名是否合适蒋君,一目了然。
2012年,我应邀为客天下“牡丹亭” 撰写两副的楹联。这两副联作,是我这辈子不少的联作中,自己比较满意的作品之一。一副由已故着名书法家、时任中国楹联学会会长孟繁锦先生所书;另一副则由中国楹联学会创始人、原中国楹联学会名誉会长、中华对联文化研究院院长、《中国对联大辞典》主编、着名联家和联墨书法家常江教授所书。
这两副“牡丹亭”的楹联。也被参加2013年10月在梅州举行的“中国第五届楹联论坛”近200位全国各省市楹联界精英一致公认为是中国当代名联!尤其是中国楹联函授院院长、广西省楹联学会名誉会长、着名联家蒙智扉先生曾多次在人面前表示,十分欣赏这两副联作,尤其是孟繁锦会长亲自书写的这副《牡丹亭》联。
众所周知,书法家兼联家们有个规矩:如果不是名联,那怕你出万金,一般不会给你写的,因为为你书写,毁誉要为你分担的。我这副联是:
满引唱新词,花花草草,风流万种亭前柳;
千秋传彩笔,死死生生,潇洒一枝月下梅。
?“蒋南郭大师”自称“研学”了60多年楹联,可惜连 “半桶屎”都没有,他把这联改为:
一旦唱新词,如梦如神,风流万缕亭前柳;
双方传彩信,有情有意,潇洒千枝月下梅。
我且评评“蒋南郭”大师改的“大作”。
1、荒诞!!!荒诞得岂有此理。荒诞得连四川 “鬼才”魏明伦的希特勒大战猪八戒还自叹弗如!
我们知道,《牡丹亭》是明代大戏剧家汤显祖着名的剧作,写的是南宋的故事。我这副联是专为《牡丹亭》而写的,一开头以“满引唱新词” 破题。而蒋大师说此联欠 “工”,何谓 “欠工”他称“满引”对“千秋”欠工,把联攺为:“一旦唱新词;双方传彩信”这才“工稳”!可叹蒋南郭先生,连词性都不懂,不但不知道“满”字是个多义字,既可用作数量词,也可当作形容词。他说欠工,他改的联“一旦”和“双方” 才够“工稳”。大师竟不知道,虽同为数字,他的上联“一”和“旦”组成“一旦”,权威工具书《辞海》仅有两种解释:【一旦】①一朝;一时。《史记·晋世家》……。②犹他日,有一天。《国策·赵策四》……。便变成副词(或介词)。可“双方”却还是个数量词。“一旦”与“双方”,词性根本不能相对。大师,何来工稳?
且不谈“工稳”。请问“南郭大师”,你这“一旦唱新词”怎么解释?“一旦唱新词”, 这“一旦”究竟是一个“旦”角唱新词呢?还是“一旦唱了新词”?接着便“如梦如神”了?请教大师,这一句怎么解释?我翻遍所有版本《汉语大词典》、《辞海》、《辞源》,都找不到这个辞条,“南郭”大师如何修辞造句?够荒唐吧!
更为荒唐的是:既然南郭先生您嵌上柳梦梅,那么,中国人南宋时就用手机啦?柳梦梅便无需“折柳”向杜丽娘“索诗”、由花神来招引其到花园幽会啦!柳梦梅就可用手机传“彩信” 给杜丽娘到后花园的假石山下“宽衣解带”啦!“幽媾”啦!才“云雨”得“如梦如神”啦!
大师“偷”了人家的“柳梦梅”,还称他的“大作” 嵌入柳梦梅!(原联可就有了柳又有梅),南郭大师“偷诗”可算是超过时迁的“神偷”,高手。神!
2、原作第二分句: “花花草草”、“死死生生”不仅是《牡丹亭》杜丽娘的唱词中“灵魂”, 嵌入联中,是这副联的心脏。上、下联迭词句中自对,上、下联又“两两”相对,是撰联最难得的修辞。而“南郭大师”改成:柳梦梅与杜小姐通过“彩信”联系,在园中“宽衣解带”,玩得 “神魂颠倒”( 如梦如神)啦!当然,“鸭子”和 “鸡”混时有时候也会“有情有意”的。高,实在高!
3、这副联最美的第三分句:“风流万种亭前柳;潇洒一枝月下梅”。“风流”和“潇洒”都是形容词,蒋南大师改成什么:“风流万缕亭前柳;潇洒千枝月下梅”。 陈平谙熟唐宋诗词元曲韵文,最善于集诗词曲赋成联,受宋代着名词人周邦彦《渔家傲》中:“风梳万缕亭前柳”一语的启发,才得到这“风流万种亭前柳” 的这一名句。可惜蒋大师学了60多年楹联,连怎么修辞都不懂!风流有“万缕”的?不但“烂屎不通”,这“万缕”怎么解?如果是指柳树,枝条千丝“万缕”应该是对的。既然 “南郭大师”把联改成“风流万缕”那么,这“缕”就应该是“筺缕”之“缕”啦!“南郭大师”还真行,他这“缕”不但可装这无形无物的“风流”,还能装其“狗屁”!
普天下的女人,那怕是“婊子”,都喜爱男人的专一和 “风流惆怅”,汤显祖的杜丽娘,还魂也因爱风流潇洒的柳公子。而不是爱那有“千丝万缕”之心的“柳嫖客”!所以,600多年前,汤大师写《牡丹亭》时,就知道柳梦梅不是个“潇洒千枝”的“鸭子”,才“让”杜小姐“魂兮归来”,与柳公子喜结秦晋!
最后敬告“蒋南郭大师”,如此德性,如此愚劣楹联水平!我学楹联虽“半路出家”,但我敢狂言:你再“研究”30年,都只配当“南郭”。也学不到我十分之一的水平!
“南郭大师”,在下言重了,罪过!罪过!
(附记:客天下牡丹亭镌刻之这副对联,下联第一分句是“千秋传佳话”,是我原来创作。后因受江西作家石凌鹤在抚州汤显祖故居玉茗堂前题的长联首句:“梨园传颂千秋笔”之启发,感到改为“千秋传彩笔” 更好。但这联镌刻至今未改,只在以后出书中改了此句。蒋并不知道,也未去游玩过。牡丹亭位于半山坡,要收门票,他也舍不得花钱。另蒋乃跛脚,根本爬不上去。事实证明他并未去过客天下牡丹亭。文中写的:“初春,笔者沐浴暖阳……”。全是谎话,恶意攻击他人,意欲抬高自己也!故此,已被逐出本会,今后,其一切言行,与本会无关。梅州市楹联学会特立此存照)

分享到: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最新评论
最近热门会员文章
随机推荐会员文章